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契丹族獨特的婚姻習俗

時間:2020-01-13 15:16:13編輯:果果

契丹風俗中,婚俗是比較重要而獨特的一種,遼史中關于“青牛白馬”的傳說,不僅記錄了契丹民族最早的歷史起源,而且反映了契丹民族最初的婚姻狀況。

在這個傳說中,契丹人將自己的祖先說成是一位騎白馬的男子和一位乘青牛的女子,相遇后互相愛慕,結為夫妻,生子繁衍,逐漸形成了契丹八部。傳說反映出契丹族很早就已開始實行氏族外婚制,即兩個不同世系的氏族之間互相通婚,而這兩個氏族,則分別被神話為以“青?!焙汀鞍遵R”為圖騰的世系集團。

契丹建國以后,以“青?!睘閳D騰的血緣集團被標記為“耶律”氏;以“白馬”為圖騰的血緣集團被標記為“蕭”氏,在經歷了漫長的社會變遷之后,契丹族依然遵循著兩姓互為婚姻的特點,并由于這種習俗,在遼代的契丹社會里,形成了一系列開放多樣、獨特的婚俗現象。

1、舅舅可娶外甥女,外孫女敢嫁外祖父

契丹人的姓氏基本為耶律和蕭兩姓,其中耶律一姓,包括原大賀氏、遙輦氏和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家族的世里氏;蕭姓則包括乙室氏、拔里氏和斷腕太后述律平家的述律氏,契丹族的通婚基本都是在這兩個姓氏之間進行的。

從阿保機的四世祖薩刺德開始,屬于阿保機家族的耶律一系世里氏和述律(后改為蕭)氏就形成了互相通婚的習俗,終遼一代,這兩個家族之間始終都保持著牢固的嫁娶關系,這一方面是因為延續了契丹族兩姓為婚的古老傳統,另一方面則是由于契丹王朝創立后,耶律阿保機及其后繼者將這種關系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了下來:規定屬于阿保機家族的耶律皇族只能與蕭姓的述律后族相通婚,因此,遼代帝王娶后,尤其是娶原配妻子,只能在蕭氏家族范圍內選擇。

遼代的九位皇帝,除了世宗耶律阮兩個皇后中的甄氏為漢人以外,皇后的位置一直在蕭氏家族內傳承,到了遼圣、興、道宗時期,這種情況更是達到了巔峰,由于這三個皇帝的皇后均出自述律平父族蕭陶瑰一家,故出現了“一門三后”的說法。

這種兩姓為婚的制度在中國古代帝王婚姻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后世的滿族與蒙古族聯姻雖然與之有相似之處,但耶律皇族集團與強大的蕭氏后族集團世代聯姻的做法,是任何朝代都無法比擬的,這既是民族發展、社會變遷中對固有傳統婚俗的延續,更是遼代實行皇族與后族共同執政的國策體現。

而遼代皇族通過與后族的聯姻,也起到了擴大統治基礎,鞏固政治地位的作用。

在契丹族內,不僅要執行耶律、蕭兩姓互為婚配的制度,遼朝法律還規定,契丹貴族必須在兩姓之中的兩個高貴家族之間互相通婚,即需門當戶對。

開泰八年十月,遼圣宗下詔“橫帳三房不得與卑小帳族為婚”,明文規定契丹貴族不得與平民通婚,如有特殊情況,需皇帝批準方可進行,如此一來,契丹兩姓之間婚配的選擇余地就很少了,契丹族內出現了表親聯姻、輩分混亂的情況:甥舅、甥姨、表姑侄婚配的現象比較普遍,甚至外孫女嫁外祖父的現象也有。

遼太祖阿保機與皇后述律平屬于表兄妹結婚,他們的女兒質古公主,后來嫁給了述律平的弟弟蕭室魯,屬于甥舅為婚。

太宗耶律德光的皇后蕭溫,則是述律平的弟弟蕭室魯與耶律德光的姐姐質古公主所生的女兒,也是舅舅娶外甥女為妻,而蕭溫則既是述律平的外孫女,又是她的兒媳婦。

世宗耶律阮的懷節皇后蕭撒葛只,是述律平胞弟阿古只的女兒,述律平是世宗的祖母,阿古只的女兒應當是世宗的表姑,此為表姑侄相配。

還有如道宗的女兒撒葛只下嫁蕭霞抹,而道宗又娶蕭霞抹的妹妹蕭思坦為惠妃,這是岳父與女婿之妹的婚配。

按照漢族儒家的綱常倫理觀念,不論輩分的婚姻是一種亂倫的行為,是被嚴格禁止的,但受傳統婚俗的影響,并在政治因素支配下的婚姻制度是很難因此而改變的,即使在漢化已深的遼代晚期,當耶律庶箴提議改革,“使各部自立為姓”,以擴大婚姻范圍,開辟新的婚姻之路時,遼道宗還是以“舊制不可遽厘”為由而拒絕了,于是,這種“王族惟與后族通婚,門當戶對不論行輩”的兩姓婚俗,終遼一代,未能改變。

2、娶后媽,接寡嫂,姐姐死了妹再來

遼王朝建立之后,一些氏族社會時期的原始婚俗依然被保留了下來,其中主要是流行收繼婚制:妻繼母婚、夫兄弟婚、妻姊妹婚等是其最主要的表現形式。

北宋文惟簡《虜延事實》記載:“虜人(契丹人)風俗,娶婦于家,而其夫身死,不令歸宗,則兄弟侄皆得以聘之……”

丈夫死后,其妻由家族內的晚輩繼娶之,如兒子續娶后母為妻,侄子續娶寡嬸為妻等,這種接續婚是最受漢族人非議的一種婚姻形態,在漢族人眼里,晚輩娶長輩為妻,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也是有違人倫的,但在契丹人眼里,卻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據《耶律庶幾墓志銘》記載:“慣寧相公故,大兒求哥妻繼母骨欲夫人宿臥,生得一個女兒,名阿僧娘子民,得兒一個,名迭剌將軍?!辈坏軌蛉⒗^母做妻子,還可以生兒育女,繁衍后代。

從這條記載來看,契丹人對于這種婚姻不僅不以為恥,反而認為是一件正大光明的事,堂而皇之地將其寫在了自己的墓志銘文中。

當然,隨著文明程度的提高,漢化程度的加深,有的契丹人也不愿意接受這種習俗,如秦晉國妃在16歲時嫁給自己的親舅舅秦晉國王耶律隆慶,秦晉國王死后,圣宗皇帝下詔,讓隆慶的兒子耶律宗政繼娶隆慶的妃子蕭氏,宗政拒不奉詔,以至終身未娶。

盡管如此,當秦晉國王妃和耶律宗政死后,皇帝還是又下詔書,將他們以夫妻名義合葬了,活著不在一起同居,死了也要將他們埋在一處。

夫兄弟婚,又稱“報寡嫂”,就是哥哥死后,弟弟有權利和義務娶其嫂子為妻,又稱收繼或轉房,這種婚姻在遼代契丹社會中也比較常見,就連公主也不能例外,道宗的二女兒趙國公主嫁給蕭撻不也,蕭撻不也因事被害,其弟訛都翰依照習俗,將收繼趙國公主為妻,趙國公主雖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從。

妻姊妹婚,是指一個男子可以先后或同時娶另一個家族的幾個姊妹為妻,因為有“姊妹共夫利于生子”的說法,所以,這種婚姻在契丹族曾一度比較流行,并且有相關的法律保障。

會同三年(940年),遼太宗曾下詔:“除姊亡妹續之法?!钡珜嶋H上,在實行等級內婚制的契丹社會,這一婚姻習俗終遼一代都沿襲未改,遼道宗將蕭思坦立為皇后,因幾年后未能生育,聽說姊妹共夫利于生子,所以就讓皇后已嫁人的妹妹翰特懶離婚,而將其納入宮中。

天祚帝的皇后蕭奪里懶與元妃蕭貴哥也是親姊妹,想必也是受此說之惑,連皇帝都對姊妹共夫利于生子之說深信不疑,那民間則更是大行其是了。

后來,這種婚姻習俗進一步演變為:喪妻續娶時必須娶已故妻子的未婚姊妹;妻子的未婚姐妹也必須嫁給他們的姐妹夫,如果姐姐死了沒有妹妹,岳父甚至還要出錢或者介紹其他女人,幫助女婿續弦。

契丹人的這種婚俗對遼地的漢人及遼亡數百年后東北地區的漢人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近代東北地區漢人中亦十分盛行姊亡妹續的婚俗,有俗語云“姐夫娶小姨,古來就有的”,反映的正是這種婚姻遺俗,舊時東北鄉村,男女之間唯姐夫小姨子及叔嫂可以用“性”主題開玩笑,也同樣反映了這種習俗。

3、契丹族的婚姻比較開放自由

實際上,契丹族的婚姻還是比較開放自由的,契丹人的貞潔觀念也是比較淡薄的,因為契丹人離婚再嫁再娶者可以說是稀松平常之事,而且離婚的權利為男女共有,雙方均可根據自己的意愿提出離婚要求,尤其是遼代的公主,在婚姻上更是具有很大的主動權。

都說“皇帝的女兒不愁嫁,嫁到誰家誰家愁”,從《遼史·公主表》所列的36名公主中我們可以看出,情況還真是這樣。

除天祚帝6個女兒婚姻不明外,離婚再嫁者有6名,占可知婚姻狀況者的1/5,其中甚至有二離三嫁者、三離四嫁者。如景宗渤海妃所生女淑哥,“與駙馬都尉盧俊不諧,表請離婚,改適肖神奴?!笔プ跉J哀皇后女嚴母堇,下嫁肖啜不,后“改適肖海里,不諧,離之。又適肖胡覩,不諧,離之。乃適韓國王肖惠?!睂@些公主而言,想嫁誰就嫁誰,想離也毫不戀情,她們青春年華的大半時間都是在結婚、離婚中度過的。

由于契丹婦女再嫁情況過于頻繁,統和元年,圣宗開始“詔賜物命婦寡居者”,目的之一就是企圖用賞賜財物的手段穩定命婦的寡居生活,這道詔令從側面反映出寡居的命婦也在積極尋找新丈夫、籌建新家庭。

由于命婦再嫁牽涉面較大,故開泰六年,圣宗索性下達了“禁命婦再蘸”的詔書,這說明,遼代命婦再嫁已經成為普遍現象,否則朝廷不會制定頒布這樣的法令,但盡管如此,圣宗本人也沒遵守這條法令,有的命婦再嫁就是在他親自主持下進行的,有嫁必有娶,婦女再嫁,不以為恥,男人娶寡,無人論非,這已經成為契丹人司空見慣的婚姻現象。

這其中最甚者還要數齊妃與蕃奴的結合,齊妃是承天皇太后蕭燕燕的大姐蕭胡輦,最初嫁給了耶律德光的次子齊王罨撒葛,故以齊妃相稱,齊王死后,被追封為皇太叔,寡居的蕭胡輦因此成了皇太妃。

蕭胡輦是一位在軍事、政治方面都很有作為的女性,在一次閱馬時,對一名相貌俊美的奴隸撻覽阿缽一見鐘情,立即召之侍寢,蕭太后知道消息后大怒,她雖然不反對蕭胡輦再嫁,但堂堂的皇太叔正妃與奴隸燕好,實在有失身份,于是,她下令將撻覽阿缽施以刑罰,趕往遠方。

但是,蕭太后這樣做,并沒能割斷齊妃對蕃奴的愛戀之情,一年之后,齊妃向蕭太后提出請求,一定要嫁給撻覽阿缽,蕭燕燕這時氣頭已過,想想自己確實對姐姐不夠體諒,便答應了她的要求,為使兩人匹配,她將撻覽阿缽封為將軍,并令他帶兵西征韃靼為國立功,以平國人之口,就這樣,經過一番波折,齊妃終于與蕃奴結成了夫妻。

齊妃作為女性高級貴族公開追求男奴并且成功;世宗耶律阮沖破世俗禁忌,不顧民族地位差別,納比自己大十歲的兩朝宮人甄氏為后,這些情況在中國歷史上是比較罕見的,也可以說是個特例。

但如果沒有契丹婚姻中較為自由開放的風氣,要做到這些,恐怕也是不可能的,這也反映出契丹人的貞節觀念還是比較淡薄的,所以,一部《遼史》,僅僅記錄了5位貞婦烈女。

彩票中奖查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