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1960年中國首次登頂珠峰始末:以國家名義登頂

時間:2019-08-27 17:13:56編輯:文二

1960年5月25日凌晨4點20分,成立時間不足5年、隊員平均年齡24歲的中國登山隊,艱難地將五星紅旗插上珠穆朗瑪峰,完成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從北坡登頂的壯舉。

新中國第一次登珠峰__中國第一次登珠峰過程_1960中國登珠峰真相


一、叛亂與變卦

按照中蘇聯合攀登珠峰的計劃,1959年雙方應共同到西藏試登。這年年初,中方全體人員率先抵達拉薩,開始了新一輪的集中訓練。

此前,登山隊已經由全國總工會劃歸國家體委。這次進藏前,體委任命了史占春擔任中蘇聯合登山隊隊長、中國隊隊長,許競任登山隊中國隊副隊長。兩人從中國第一支登山隊成立時起,就都是骨干人員。

1959年2月4日,當翁慶章隨兩人及最后一批登山裝備、食品抵達拉薩當雄機場時,二次進藏的他立刻感覺到當地的局勢比起1958年底緊張了許多:上一次護送偵察組時,西藏軍區只派了一個班十來個戰士,這一次卻是兩輛裝甲車一前一后護著他們的小車隊。

詢問之后才知道,原來拉薩附近的匪情加劇了,以貢布扎西為首的武裝叛匪,經常毀壞橋梁,伏擊汽車,對拉薩到林芝以及通往山南的交通造成了嚴重障礙。

翁慶章告訴記者,原本,登山隊每天在拉薩進行越野長跑等體能訓練,還到附近山區訓練運動員對高山惡劣自然條件的適應能力和冰雪作業技能。由于時局趨緊,體能訓練改在拉薩市內的軍區大院內進行,運動員在念青唐古拉山區的野外訓練也匆匆結束。

不久,為應對緊張的局勢,西藏工委指示,拉薩市內的干部職工共同成立民兵團。100多人的登山隊紀律嚴明,且早就經過射擊訓練,連武器配備都是現成的,特殊的局勢下,登山隊伍很快變成了頗具戰斗力的民兵連,每天同時進行體能訓練和軍事訓練。

翁慶章回憶說,當時登山隊住在布達拉宮附近的交際處,后門距離軍區大門大約八九十米,進入3月初,山雨欲來風滿樓,他們還用了好幾天時間,挖了一條通往軍區大院的地下交通壕,隊員們日夜輪流站崗巡邏,完全是戰備狀態。

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隨登山隊進藏的攝影師沈杰那時也在拉薩,后來他在《我的足跡》一書中這樣寫道:“拉薩各機關干部白天夜里都在修筑防御工事準備自衛,拉薩街頭和公路上已經看不到我們的車輛,拉薩好像是叛匪的天下了?!?/p>

果然,3月10日,西藏上層反動分子公開發動叛亂,叛匪們明目張膽地包圍西藏工委和軍區機關。3月20日凌晨,拉薩武裝叛亂的槍聲響起,上午10時,解放軍開始全面反擊。

激烈的槍炮聲中,一顆炮彈落在了登山隊所在的交際處大門口,炸傷了一名解放軍機槍手,翁慶章和其他幾個登山隊員趕緊抬著擔架去救傷員?!疤е鴵艽┻^大約兩個籃球場長度的院子,只聽得子彈在頭頂呼嘯而過,別的什么也管不了……”今年已經88歲的翁慶章,至今仍覺得難以置信,致力于攀登珠穆朗瑪高峰的國家登山隊,竟然親歷了一場平叛斗爭。

新中國第一次登珠峰__中國第一次登珠峰過程_1960中國登珠峰真相

3月22日,占據布達拉宮的叛亂分子投降,解放軍進入布達拉宮。由于解放軍駐拉薩的人數有限,登山隊民兵連還承擔起了搜索布達拉宮和押運俘虜的任務。直到4月初,考慮到合登珠峰的任務還要繼續,史占春隊長宣布,登山隊大部分人員離開拉薩轉到新疆訓練。

與此同時,中央不得不通知蘇聯方面,為了運動員的安全,建議中蘇聯合攀登珠峰活動暫緩,一旦問題得到解決,立即恢復登山。按照預定計劃,蘇方隊員將于3月下旬在拉薩與中方會合。

蘇聯運動健將、蘇方隊員之一菲里莫洛夫曾在1991年撰文回憶:“原定1959年3月22日乘專機,蘇聯登山隊一行及物資由莫斯科飛北京。就在動身的前一天,蘇體委緊急通知……任務取消,原因未說……”已經整裝待發、躊躇滿志的蘇聯運動員們頓時一片驚愕,失望不已。幾天后,他們看到中國西藏的新聞,才明白個中緣由。

直到這時,菲里莫洛夫和他的隊友們還以為任務只是暫時推遲了,孰料,由于兩黨關系的惡化擴大到政府層面,他們征服世界第一高峰的愿望,竟就此徹底破滅了。

1959年秋天,隨著西藏局勢趨于穩定,中方從10月開始多次邀請蘇方來北京繼續商談合登珠峰一事。但此時,蘇方卻一反過去的積極態度,幾番推脫,閃爍其詞。直到1959年11月24日,蘇方的兩名代表才姍姍來遲,抵達北京。

雙方會談時,兩名代表借口技術上準備不夠,稱1960年繼續執行攀登珠峰的任務有些勉強,建議把正式攀登珠峰任務推遲到1961年或1961年以后??紤]到我方已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尤其是修筑日喀則至珠峰山下的公路耗資甚多,此前,還特意與西藏聯系過請地方維修保養公路,以確保1960年春天登山期間公路暢通。

我方便讓步提議,1960年不正式攀登也行,可以先讓雙方隊員在珠峰地區活動適應,可惜,蘇方的態度仍是一味推脫。

事實上,當時中蘇關系已經走向決裂,只是還沒有公開化。早在這一年6月,蘇聯就單方面撕毀了中蘇《國防新技術協定》,拒絕向中國提供原子彈的教學模型。推脫登山一事,其實也是蘇聯高層顧忌政治因素而已。

當年參加中蘇雙方會談的翻譯周正就曾告訴翁慶章,蘇方代表、也是原擬擔任蘇方登山隊長的庫茲明私下聊天時透露,“此次合登珠峰機會難得,運動員都愿來”,只要上層同意,隊員一周便可集中,兩個月可以訓練完畢。

既然蘇方態度如此,最初由蘇方提議、一波三折的合登珠峰活動,注定無法繼續了。

123共 5 條
彩票中奖查询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