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中國天眼之父南仁東:FAST項目就像為他而生!

時間:2019-09-30 12:19:39編輯:弗朗西斯

南仁東的名字,與FAST密不可分。

洪亮的嗓音,如今變得嘶啞,曾跑遍大山的雙腿也不再矯健。72歲的南仁東,把仿佛揮灑不完的精力留給了“中國天眼”——世界最大口徑的射電望遠鏡FAST。某種程度上,他成就了FAST,FAST也成就了他。

中國天眼南仁東的故事_南仁東事跡概括_南仁東與中國天眼

他,一生極富傳奇色彩

1945年出生的南仁東,一生極富傳奇色彩。他經歷“文革”動亂,從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后,在東北的一個無線電廠一干就是十年。改革開放后,他代表中國天文臺的專家曾在國外著名大學當過客座教授,做過訪問學者,還參加過十國大射電望遠鏡計劃。

這位馳騁于國際天文界的科學家,曾得到美國、日本天文界的青睞,卻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毅然舍棄高薪,回國就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臺副臺長。當時他一年的工資,只等于國外一天的工資。

他,20多年只執著于一件事

“南老師20多年只做了這一件事?!蹦先蕱|的同事和學生們如此評價。

故事要從24年前說起。1993年,日本東京,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上,科學家們提出,在全球電波環境繼續惡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電望遠鏡,接收更多來自外太空的訊息。南仁東跟同事說:“咱們也建一個吧?!?/p>

中國天眼南仁東的故事_南仁東事跡概括_南仁東與中國天眼

沒有多少人看好這個設想。能不能找到合適的地方?施工難度能不能克服?這些都是未知數。南仁東帶著300多幅衛星遙感圖,跋涉在中國西南的大山里。他要尋找當地的窩凼——幾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體圍繞,正好擋住外面的電磁波。

有的荒山野嶺連條小路也沒有,當地農民走著都費勁。但訪山歸來,南仁東心里有了底,正式提出利用喀斯特洼地建設射電望遠鏡的設想。但能不能籌到足夠資金,南仁東心里沒底。

FAST項目副總工程師李菂說:

“南老師的執著和直率最讓我佩服。擔起首席科學家和總工程師各種職責,推動了世界獨一無二的項目?!?/p>

度過了舉步維艱的最初10年,FAST項目漸漸有了名氣,跟各大院校合作的技術也有了突破進展。2006年,立項建議書最終提交。通過最后的國際評審時,專家委員會主席沖上前緊緊握住南仁東的手:“Youdidit(你做成了)!”

中國天眼南仁東的故事_南仁東事跡概括_南仁東與中國天眼

FAST項目就像為他而生

在FAST現場,能由衷感受到“宏大”兩個字的含義。而在10多年前,這樣的圖景在南仁東的腦海里已經成型。他要做的,是把腦海里成型的圖景化成現實。

工程建設過程中要做鎖網變形,既要受力,又要變形,在工業界沒有什么現成技術可以依賴。國家標準是10萬次伸縮,而FAST需要200萬次的伸縮,南老自己提出的特殊工藝支撐起FAST的外形。

2016年9月25日,FAST竣工進入試調試階段。利用這一世界最大的單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人類可以觀測脈沖星、中性氫、黑洞等等這些宇宙形成時期的信息,探索宇宙起源?!斑@個龐雜巨大的射電望遠鏡項目就像是為他而生?!苯i說。

彩票中奖查询器